稳定土拌合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稳定土拌合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马英九特别费案一审宣判全文八图片

发布时间:2020-01-14 15:32:34 阅读: 来源:稳定土拌合站厂家

马英九特别费案 一审宣判全文(八)

十一、领据核销特别费之半数由首长自行支用不能再予过问,公诉人追究被告全部得特别费扣除特别费支出,无论结果为何结果,均不能据此被告诈领财物领据核销特别费之半数,即已核销完毕,目的在使该部分特别费授权首长使用而不过问之支出流向,以维持实质补贴之属性,已经本院强调再三。则公诉人罔顾上开特别费之本旨,以清查被告其该收受特别费之薪资帐户所有支出、前述薪资帐户以外之所有帐户之支出及所有未进入银行帐户之收入及其支出情形,将被告任职起至案发时止之领取特别费减去公诉人自行认定属特别费支出而清查,不惟欠缺金钱具有消费性、不可分性,已经混合之被告所有金钱已无法辨识之法律性质认知,自不能以所存在之帐户论定被告金钱支出之性质,否则,以所得税核课为例,纳税义务人岂非均能以非薪资帐户内之金钱并非薪资所得,而主张毋庸缴纳税捐?公诉人以所存在之帐户定义被告金钱之性质,已有法理之不备,且以特定帐户之支出认定支付目的之荒诞,更有漠视特别费实质补贴供首长弹性运用本旨,而任意行使司法权介入,不论计算结果如何,均不能以此推算方式臆测被告领款之始有何为自己不法所有意图诈领特别费。

十二、被告实际上确于首长任期内已因公支用完毕所有以领据核销之特别费半数公诉人未能查明特别费之实质补贴,领据领取半数乃授权首长自由调度使用之特性,任意以司法权介入查帐,推论被告涉犯贪污罪行,为本院所不采,俱如前陈。然公诉人既如此钜细靡遗追讨,不妨用以参考被告实际上究竟有无用为“因公支出”使用。(一)特别费之“因公支出”本即包括公益捐助首按特别费本得用于外宾、耆宿之馈赠,或爱国、慈善团体等公益事项捐助,已经“行政院”于1951年时说明在案,公诉人称从宽认定被告公益捐助亦属特别费之因公支用,然观诸上开“行政院”之阐述,并非公诉人给予之荣典,合先叙明。

(二)特别费有无实际支出,应由被告担任首长任期内,全部所有金钱有无实际因公支出为观察既然被告特别费领取后已经混合,均为被告所有之金钱之一部,被告可自由处分其所有金钱,自能随意决定支出,不因从何帐户支应而有不同。又特别费有实质补贴,首长自由弹性使用不受任何限制之特点,被告特别费实际有无支出,是本院认被告有无实际因公支出,应由首长“具有首长身分”始能领用之定义出发,以首长任期内所有金钱使用判断,认定特别费实际上有无支出,始能既不悖金钱之特性,又与特别费之实质补贴且尊重首长之决定,会计审计单位不再详究其使用之流向、项目,甚至实际上有无支出,均在所不问之性质相合。

(三)起诉书认被告自1998年12月至2006年7月止共领得领据核销之特别费半数金额为15,304,300元,公诉人已经认定此段期间之特别费支出为4,129,073元。然被告于:1、1999年11月1日之九二一震灾之一月所得捐款150, 000元。2、于1999年2月22日捐助给财团法人大道文教基金会 筹备处之12,000,000元及台北市立安社会福利基 金会(起诉书误载为台北市立社会安福利基金会 )之13,000,000元;1999年3月1日捐助给大道文教 基金会筹备处之712,600元;92年1月10日捐给新 台湾人文教基金会之10,000,000元及台北市敦安 社会福利基金会之10,000,000元;2003年2月17 日 汇给中国国际法学会之300,000元;92年7月24日 汇给法治斌教授学术基金之500,000元,以上五 笔共计46,512,600元。3、1999年1月22日捐款1,196,877元给联合劝募协会( 由邮政划拨帐户支出);1999年1月28日捐款1,000 ,000元给指南法学基金会(其中600,000元由国 泰世华帐户支出,400,000元由邮政划拨帐户支 出);2003年1月8日捐款100,500元给联合劝募协 会,共计2,297,377元。4、1999年1月起至2006年7月止陆续捐款给云门舞集文 教基金会等单位计111笔共1,611,810元。5、2006年11月17日计捐赠12笔共600万元,2006年11月 22日计18笔共捐赠560万元。6、1999年1月起至2006年7月其他现金捐款部分,共60笔 ,金额合计为907,162元。以上捐款各情,业经证人诚品联合会计师事务所台北所所长周志诚于侦查中具结证称:其查核被告确有上开捐款在案(见侦查卷四第97至102页),并有该会计师事务所协议程序执行报告书一册附卷可佐,起诉书对上述被告1至5之捐款亦予肯认。是被告自1999年1月至2006年11月其任职台北市长期间共有公益性捐赠63,078,949元,远已超过其领得实际领得特别费领据核销半数之总和5倍以上。

(四)公诉人一再以被告捐款时并需要以特别费支出为主观认知始能列入,已经不合金钱之债之特性,俱详前述,而被告之台北市市长竞选捐款或台北市选举委员会所发给之竞选费用补贴款,依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第45条之4、第45条之5,均得为被告所有,与被告其他所获之市长薪资或之前担任国民大会代表薪资,均为被告所有金钱之一部,无从分离,被告自得自由收益处分,其主张其所有金钱之支出为特别费实际支出,均非法所不许,而堪采信,是被告支领特别费半数,在“任期内”实际上早已花用殆尽一空,至属灼然,自无从由公诉人错误之计算方法率尔推认被告有诈领财物之贪污或损害机关之背信行为。十三、公诉人于辩论终结前提出之证据因待证事项已经明了不予调查公诉人于本院2007年7月31日辩论终结当日始行提出之补充理由书(12)所列之编号66“2006年6月22日三立新闻大话新闻节目电话访问是政府新闻处长罗志成之勘验笔录及光碟”,以及编号68“被告接受媒体采访时关于其使用特别费之表示光碟及译文”,待证事项均为被告对特别费之主观认知,惟公诉人早就同一待证事项已经提出补充理由书二编号第20至22,有关被告于案发后接受媒体访问之非供述证据,此部分亦经本院调查详悉,是待证事项已征明了,而无再调查之必要,依刑事诉讼法第163条之1第2项第3款规定,此二证据之声请应予驳回。

柒、综前所述,本院认为台湾之特别费制度,立意即在补贴首长因公支出薪资之不足,但又虑及逐一检视单据核销,将使此制度欠缺弹性形同虚设,遂自1973年起改以一半检据严格审查因公支用状况、一半以领据核销,首长无须记帐、决算而广泛全权授权首长自由使用。首长任职期间,一经领据核销,即属因公支用事实已经发生而合法核销完成,预算已经执行完毕,亦无剩余款之问题,更不问实际支出情形。故领据核销半数特别费,确系在维系特别费乃首长法定薪资外之实质补贴属性。被告马○○依“行政院”规定领取领据核销之半数特别费初始,主观上既无萌生为自己不法所有意图,亦缺为自己利益或损害机关之意图,客观上显乏使用任何欺罔不实之诈术方法使任何会计审计人员陷于错误而核发之举措,机关更无损害之处,而与诈领财物、背信之构成要件显不该当,尚难以贪污、背信罪名相绳。此外,复查公诉人全般作为未能举以其他积极证据说服本院足证被告确有所指犯行。不能证明犯罪,揆诸首揭法条规定及判例旨趣,应为被告无罪判决之谕知,以昭公允。据上论断,应依刑事诉讼法第301条第1项前段,判决如主文。

本案经检察官黄惠敏、侯少卿、周士榆到庭执行职务

2007 年  8  月 14   日

刑事十六庭

审判长法官蔡守训

法官徐千惠

法官吴定亚以上正本证明与原本无异。

如不服本判决,应于判决送达后10日内,向本院提出上诉状。

书记官

马英九特别费案 一审宣判全文完

好看的美女图片

美女美腿

巨乳美胸

美腿玉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