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定土拌合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稳定土拌合站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御书房鉴藏宝玉玺拍卖的背后手表

发布时间:2019-11-18 14:57:34 阅读: 来源:稳定土拌合站厂家

御书房鉴藏宝玉玺拍卖的背后

清乾隆 “御书房鉴藏宝”玉玺 112.23万欧元 2012年法国艾德拍卖

2012年12月18日晨,一条新闻进入国人的视野:一方清代玉玺在法国艾德拍卖行(ArtcurialParis)以112.23万欧元(约合人民币922.19万元)拍出,买家是位电话委托人。

这不是简单的资讯,玉玺也绝非普品。估价15万至20万欧元的玉玺是法国艾德亚洲艺术专场的重器,图录描述:“清乾隆‘御书房鉴藏宝’玉玺,高2厘米,长4.45厘米,宽3厘米,整体呈墨绿色,刻‘御书房鉴藏宝’六字。来源:该玺十九世纪以来为法国私人收藏家家传珍品。”附长文重点推介。

细心的人注意到这个时间段:“十九世纪以来”。清末的中国饱受列强欺凌,但再衰落的帝国也不会将皇帝玺印送给外国人。那么,中国皇宫里的御用之物是如何跑到法国人手里的?

清乾隆 “御书房鉴藏宝”玉玺印文

2012年12月7日,袁山开、高美斯、珠海收藏家陈潇灵和高美斯夫人薇罗妮卡(从左至右)在北京中国文物博览会

失败的交涉

“最大的可能是英法联军抢劫圆明园时流失的。”11月下旬得知法国艾德将拍卖这方玉玺后,北京中国文物国际博览会顾问袁山开就着手探究玉玺的来源。他和中华社会文化发展基金会国宝工程公益基金(原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工作人员到北京故宫[微博]查找资料,推断该玺是乾隆帝或嘉庆帝专用印章,且只能存放在紫禁城(皇宫)或圆明园等行宫。这方玺采用回首母子螭龙扣设计,玺上螭龙接近螭虎形,为秦始皇刻传国玺以来中国帝王宝玺常见钮式。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清代帝后玺印谱》对该玺有记载。

“这一调查研究,事儿可大了!”袁山开回忆。“当时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要尽力制止这场荒诞的闹剧”。

这件事情也引发了中国关注,媒体尤其是中国驻法国的媒体介入,国内媒体跟进,呼吁撤拍。

犯难之时,袁山开想到了老朋友——热衷于中国流失文物追索的“法国小老头”——贝勒纳·高美斯(Bernard Gomez)。“或许我的前生是个中国人。我有一个梦想,就是让所有流失海外的中国国宝回家!”高美斯是资深拍卖师,亚洲文物专家,出于对艺术的热爱和“法国老愤青”式的性格,2004年出资创立了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APACE)),旨在促进欧洲和中国的文化艺术、经贸、科技、教育等领域合作,通过在欧洲保护和推介中国文化遗产,帮助欧洲民众了解和理解中国,以及协助中国政府追索流失海外的中国文物的组织。高美斯受中国有关方面委托,在国际文物古董市场上调查中国出土文物。2006年高美斯起诉法国吉美博物馆收藏中国甘肃礼县20世纪90年代被盗的出土文物未果,经历了人生最艰难的时光,不得不到西班牙生活。他还参与了2009年2月巴黎佳士得[微博]拍卖圆明园兽首的交涉事宜。因保护中国文化遗产的功绩高美斯获得2010年度“三秦友谊奖”,这是陕西省政府为表彰在陕西经济社会建设中作出突出贡献的外国专家而设立的最高奖项。高美斯以“法国老高”为名,于2011年1月9日在新浪开博。

接到袁山开的“求助”电话之后,高美斯立即行动。11月28日,高美斯首访法国艾德。其后,多次前往协商,或与总裁尼古拉斯·奥拉斯基邮件沟通。但艾德态度强硬,12月10日发表公报称,该玺并非为圆明园而应为紫禁城流出。并称此一事实已经“世界著名印玺专家”证实。

12月16日,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根据袁山开等人的鉴定意见致函法国艾德:“此乾隆玉玺实为英法联军1860年抢劫圆明园时所得,如果坚持拍卖,或将以盗窃等罪名对其发起诉讼。”艾德置之不理,放出口风:“我们的专家都是最好的,没人能比。作为全球知名中国玉玺专家,罗朗·龙阁(Laurent Long)就是真理。他肯定这一玉玺不属于圆明园。”

所谓罗朗·龙阁,汉文名龙乐恒,生于1962年,巴黎国立东方语言学院汉学博士,中国金石文物鉴定专家,中国历史文献研究会会员,西安终南印社社员,2004年成为西泠印社第一位欧洲籍社员,著《武经七书今用考》《断袖与对食》《凉思斋治印闲谈》《中世纪传入欧洲的中国古代印迹》等,译有《法译昆曲十五贯》、《当代华人同志记实》等。2010年4月12日,他向西泠印社捐献晚清、近现代篆刻家印谱、印章、书法、印屏及自刻印。

龙乐恒确实是中国印章专家,玺印是否来自圆明园也确有学术异议,但不能否认的是其来源的非法性。

高美斯的信没有对法国艾德起到任何作用,12月17日的拍卖照常进行。当晚,法国艾德发表公告称:“玉玺的成功拍卖为这场由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引发的误导和争论画上了句号。该协会一直拒绝正式委托诉讼人而自行交涉,且错误地将玉玺的来源定为对圆明园的掠夺。虽然协会主席高美斯先生提出进行私下收购,但这不是我们拍卖行的惯例。”

因七个小时的时差,中国方面18日才有反应。国家文物局新闻官员接受新华记者电话采访时再次重申了原则立场:“中国一贯反对并谴责拍卖非法流失文物的行为,对于任何确认为非法流失的中国文物保留追索权利,希望外国有关机构认真遵守相关国际公约。法国艾德拍卖行的行为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若多点像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主席高美斯这样的外国人,中国流失海外文物就能多回归点。同样是法国人,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时隔半月,袁山开仍耿耿于怀:“图录明确写着‘十九世纪以来为法国私人收藏家家传珍品’,那就明摆着是抢的,即便不是1860年英法联军洗劫圆明园时盗去的,也是1900年八国联军抢走的。”对于国内有指称的“炒作”,他特别呼吁:“国人,尤其文化领域专业人士应摒弃本位主义。海外上拍中国文物,多是拍卖行而非国人在以圆明园或中国皇室为炒作噱头的。”

中国帝玺的法国因素

追根溯源,中国帝王玺印收藏拍卖热始自法国。2001年9月23日,法国巴黎的普兰?勒弗拍卖行上拍了康熙帝佩文斋组玺(12方)和一方乾隆帝“太上皇帝之宝”,分以630万法郎(约合人民币705.6万元)、460万法郎(约合人民币515.2万元)落槌,购藏者为华人买家。

中国帝王玺印之所以多与法国有关,是因为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后,法军司令部驻景山寿皇殿。寿皇殿供奉清朝已故皇帝与其后妃御容像及印玺,颇有艺术素养的法军司令亨利·尼古拉·弗雷少将和部属,岂能放过眼前的珍宝?仅他运回法国的贵重物品即达40箱之多!

1925年至1934年间,弗雷向法国政府捐赠了一批重要中国文物,包括郎世宁《木兰图》第四卷及四幅乾隆皇帝和后妃画像。法国巴黎吉美博物馆(1945年后接受了卢浮宫亚洲部的所有藏品)2006年举办“中国皇朝灿烂的时刻——清朝宫廷绘画珍品展”,弗雷捐赠的中国艺术品构成主要组成部分。

抢掠的“战利品”保障弗雷及后人安享富贵的生活。自弗雷家族流到艺术品市场的康熙帝“戒之在得”和“七旬清健” 印、佩文斋组玺,乾隆帝“太上皇帝之宝”,宫廷绘画《乾隆南巡图·第一卷》和《乾隆南巡图·第七卷》和《纯惠贵妃像》都拍出不菲价格。

许多玉玺在法国拍得高价,如2008年6月14日,一方康熙帝“康熙御笔之宝”在图卢兹的埃尔韦·夏森拍卖行以547.55万欧元(约合人民币5833.76万元)成交;2009年4月28日,一方乾隆帝“九洲清晏之宝”白玉印在巴黎的博桑特-勒菲弗拍卖行以168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507.59万元)成交;2010年4月17日,一方乾隆帝“信天主人”青白玉玺在图卢兹以338.6万欧元(约合人民币3130.56万元)成交;2011年3月26日,一方清乾隆帝白玉玺在图卢兹的夏森—马洪巴特拍卖行以1239.32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15亿元)成交。就在法国艾德拍卖两天后的12月19日,一方清道光帝滑石狮钮“道光御笔之宝”在巴黎佳士得以78.1万欧元(约合人民币649.39万元)成交。

邦瀚斯的风度

同样的问题,有截然不同的态度。

2012年10月下旬,英国邦瀚斯拍卖行宣布,将于11月8日举行一场中国艺术品专题拍卖会。其中,清乾隆青玉雕仿古兽面纹提梁卣和清嘉庆白玉镂雕凤纹长宜子孙牌的图录注明:“由英军第六十七兵团的上尉军官阿瑟·朱尔斯·罗伯森1860年从中国夏宫(圆明园)带出”。此事在中国引发热议。

11月2日,英国邦瀚斯通过电子邮件告知中国媒体,两件圆明园流失文物已被所有者收回,不会参与11月8日的中国艺术品拍卖会。邦瀚斯亚洲艺术品部主管科林·希夫(Colin Sheaf)发表声明:“邦瀚斯从未想过要冒犯中国人民,并对此事在中国引起的负面影响表示遗憾。”他还说:“由于中国国家文物局此前曾表示,一直关注此事,并重申其反对国际拍卖行拍卖通过非法途径带离中国(包括于战争期间被掠走)文物的立场,敦促海外拍卖行遵守国际公约,尊重原文物归属国人民的感情。邦瀚斯已经与中国国家文物局取得联系,希望通过媒体向中国民众澄清此事。”

“拍卖‘御书房鉴藏宝’玺,确实能挣笔丰厚的佣金,但法国艾德却可能丧失日渐强大的中国艺术品市场。”袁山开认为法国艾德的做法欠妥:“据说,高美斯和法国艾德相关人员协商时,他们的老板很牛气,声称即使上拍,中国人依旧每年花重金购买他们制造的飞机。”

“狂言”不是无缘无故说出口的。法国艾德属于著名的飞机制造商达索(Dassault)家族,从事飞机制造业,拥有法国最大的费加罗报业。自2001成立起,法国艾德以强大的财力、人力,迅速攀至本土拍卖行之首。

艾德的中国之旅

很多人也许不知道,法国艾德觊觎并涉足过中国市场。

2008年1月20日,上海阳光艾德艺术咨询有限公司在虹桥迎宾馆举行首场拍卖,商界名流杨澜、吴征夫妇全程助阵,陈逸飞经典遗作压阵,法国著名拍卖师开槌,吴征更以134.4万元拍得何多苓《姐妹》送给杨澜作为新年礼物。全场以5999.5万元的成交额和98.61%的成交率的交出一份耀眼的成绩单。

上海阳光艾德艺术咨询有限公司系吴征、杨澜夫妇控股的阳光媒体投资集团和法国艾德拍卖行合作的产物,2007年5月22日注册。2007年9月7日开业晚宴上,阳光传媒集团主席吴征,法国艾德总裁尼古拉·奥拉斯基和副总裁弗朗西斯·白里哀,及法国驻沪总领事在内的世界各地两百多名嘉宾出席。杨澜说:“他们一直劝说我们一起来开发中国的现当代艺术品市场。基于此,我们才进入这个行业。”吴征则表示:“上海阳光艾德艺术咨询有限公司的定位是中国现当代艺术推介机构。旗下的三大业务:拍卖、俱乐部和展览都是服务于推介这个宗旨的。这不仅规避了《文物法》关于外资拍卖行的政策限制,还很好地利用了法国艾德的资源。跟他们合作,能够缩短我们的学习曲线,同时也有利于把国内的艺术家推介到欧洲大陆上去。”

阳光艾德经营“文化艺术交流策划,商务咨询。”总经理赵音女士曾向媒体透露,为了拍卖的合法性,公司通过阳光媒体收购北京红山明海拍卖公司获得拍卖许可证,通过和上海崇源拍卖公司合作规避“异地拍卖”风险,再采用类似佳士得与北京永乐的“品牌授权”模式使用“艾德拍卖”品牌。阳光艾德与法国艾德共享拍卖征集网络、客户资源及在上海、巴黎同时展示拍品等权利,阳光艾德的公司形象设计乃至如拍卖图录之类的平面设计,都与法国艾德统一。有业内人士认为,阳光艾德虽坚守“永乐模式”底线,毕竟是家合资公司,较“永乐模式”进了一步。

然而,“闪亮登场”后,阳光艾德无声无息了。查询上海市工商局企业注册登记信息:上海阳光艾德艺术咨询有限公司2009年12月2日注销。没想到,首拍即是终拍,“一鸣惊人”也是“昙花一现”。

玉玺风波让中国人看到了法国艾德的“风范”与“气度”。商家逐利天经地义,但应有基本的道德底线,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英国邦瀚斯深谙此理。法国艾德是没明白呢,还是打心眼里就不屑于去明白呢?世间的事情都是有得必有失,这笔生意做得是赚是赔,需要时间考量了。

欧米茄手表售后服务

雷达手表售后服务

西安宣传片拍摄

萧邦手表